首頁 重要消息 社會 時政 教育 財經 健康 青年説 政策解讀

青史觀 土木堡之變(一):潰敗

來源:未知 作者:陳濤 人氣: 發佈時間:2020-09-10 23:55:11

發現河北第三十二站:張家口市懷來縣土木堡

土木堡之變:公元1449年(明英宗正統十四年),明英宗朱祁鎮率軍北伐瓦剌,因為前線情報失靈和指揮失誤,導致20萬大軍在今天河北省懷來縣土木鄉一帶全軍覆沒。此戰有數十位文臣武將戰死,朱祁鎮也成了對方俘虜。

前線作戰卻讓中原王朝皇帝陷於絕境,這種情況千古罕有。有此“好運”者,漢高祖劉邦得算一個。好在人家有智囊軍師,讓匈奴單于讓了條路,這才從被重重包圍的白登城撿了條命回來。

時間過了1600多年,明英宗朱祁鎮才步高祖後塵,成為第二個瀕臨絕境的皇帝。

土木堡之變的歷史背景

元王朝滅亡後,蒙古部族的主力被擊潰,他們向北逃遁分裂為韃靼、瓦剌和兀良哈三部。這其中勢力最大的要屬瓦剌。明英宗正統初年,也先繼承瓦剌部族的汗位。野心勃勃的他不斷南下,企圖嚮明王朝公開叫板。

除了小規模的南下襲擾活動,瓦剌還組織使團以朝貢名義來明王朝換取財物。他們帶來的是劣等馬匹,換走的卻是金銀財寶。明廷心知肚明,但為了維護邊境和諧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

公元1449年,瓦剌使團一下子來了兩千多人。朝中大太監王振不肯受這種敲詐勒索,他一方面讓人核實使團和馬匹數量,一面趁機壓低馬價,不讓對方計劃得逞。這一舉動令也先大為光火,當年七月,他組織人馬對明王朝邊境發動進攻。

東路人馬攻略遼東,中路則直奔今天河北的宣化、赤城一線,西路人馬最為強大,由也先親自率領直奔大同。

潰敗

此時的明王朝經歷靖難之役後,已經有近半個世紀沒有過大規模戰事。明王朝國力強大,豈能害怕自己當年的手下敗將?在大太監王振的慫恿下,年輕的明英宗朱祁鎮決定御駕親征,直接和也先這路人馬PK。

於是乎,臨時拼湊的20多萬大軍從京城開拔,奔赴前線。除了坐鎮軍中的朱祁鎮外還有英國公張輔、兵部尚書鄺埜(音yě)、户部尚書王佐、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學士曹鼐(nài)等一干文武大臣。

因為組織倉促,糧草輜重都是大問題。沒幾天,兵士們糧食吃光,又碰上了連綿陰雨,這讓大家怨聲載道。不少大臣預感到此戰凶多吉少,就建議皇帝打道回府別再繼續冒險。

就在這時,前線傳來戰報説也先得知朱祁鎮御駕親征的消息嚇得潰敗。如此説來,這正是建功立業的好機會,哪還有退卻的道理?實際上,也先這是誘敵深入的策略,計劃把明軍引到大同附近再伏擊殲滅之。

王振在大軍抵達大同前,收到了在大同監軍的親信宦官郭敬的密報,説前線潰敗。一路上殘缺不全的屍體,讓他深感此戰不妙。而且大軍未遇瓦剌一兵一卒,這更是對方誘敵深入的跡象。權衡再三,大家還是決定撤軍,免遭不測。

結果,這次退軍卻演變成了一場大潰敗。

王振大概是覺得邊境地界比較安全,可以慢慢走順便還耍耍威風。有資料記錄説,王振本想讓大軍繞紫荊關取道老家蔚州回京。但走到半路,王振改了主意,他怕大軍踐踏田地裏的莊稼,所以又改走宣化。這一來二去的折騰,讓本來就士氣低落的部隊苦不堪言。白白浪費的時間給也先的追擊部隊贏得了戰機。

見勢不對,王振派出了吳克忠、吳克勤兄弟率兵截擊。結果吳氏兄弟陣亡。成國公朱勇再次領兵三萬再戰,結果在鷂兒嶺全軍覆沒。餘下的兵將急急如喪家之犬,來到了距離懷來城10公里的土木堡。

這時候,大臣們多主張進城駐防等待援軍,但王振見輜重車輛未到,就下令大軍在土木堡城外一帶宿營。也先的追擊人馬又趁着這個時機殺了過來。

明軍本來就後援不濟,此時士兵們喝水吃飯都成了大問題。也先一方面假意和談拖延時間,一方面又暗中佈置軍隊在河邊埋伏。在明軍紛紛跑過去喝水的節骨眼上,瓦剌軍隊發動突襲,驚魂未定的明軍將士還沒來得及上陣就成了對方的刀下鬼。

在一片亂局中,近60位文臣武將戰死,明軍幾乎全軍覆沒,明英宗朱祁鎮也成了敵人的俘虜。這次空前的大潰敗在歷史上稱作“土木堡之變”。

餘波

此次土木堡之變,讓強盛的明王朝元氣大傷。一方面,此次潰敗讓英國公張輔、成國公朱勇等武勳集團的二代將領陣亡。另一方面,鄺埜、王佐、曹鼐等一干文臣精英也在此戰中死難。土木堡之變加速了明王朝的政治洗牌,讓政治格局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。

朱祁鎮被俘虜後,為了防止瓦剌的政治勒索,監國的郕王朱祁鈺成了新皇帝。大臣于謙等在軍民的堅決支持下打退了也先部隊的圍攻。朱祁鎮度過了幾年恥辱的戰俘生涯,公元1457年,在朱祁鈺病重的背景下,朱祁鎮的支持者重新擁立他做了皇帝,史稱“奪門之變”。

朱祁鎮復辟後,開始反攻倒算,于謙和王文等大臣被殺,朱祁鈺僅以親王禮下葬,他的嬪妃也被賜死。這些事件都加劇了明廷的政治內耗。連後世的《明史》中都不無感慨地説:明代皇位之爭,而甚無意義者,奪門是也。

今天的土木堡

土木堡事變的發生地就在今天懷來縣城東10公里的土木鄉。顧祖禹的《讀史方輿紀要》記載,“土木堡”原名“統漠堡”,如此命名,意在震懾北境的少數民族。諷刺的是,明英宗親率的20多萬大軍在此幾乎全軍覆沒。漠沒“統”成,卻被對方反殺了。

從地理角度來説,土木堡一帶地處冀西北的山谷、盆地地帶,北接燕山餘脈,是進出京城的軍事要塞。早在唐朝時,就已經在此駐兵佈防,元、明、清三代都在土木堡附近設置了驛站。

今天土木鄉里還存有明代城牆遺址和紀念殉難者建立的“顯忠祠”。只是舊貌更改,街巷太平,今天的人們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571年前那場改變了明朝國運的血雨腥風的情景了!

本文相關參考及引用資料:《讀史方輿紀要》《兵不可玩:被當兒戲的土木堡之變》《土木堡之變對明朝政治的走向》《明史·本紀第十·英宗前紀》。

■文/本報記者郭會哲

責任編輯:陳濤